拍爵邦

“传魏裔介、龚鼎孽立刻来见}' 【拍爵】

太皇太后淡淡一笑:“索尼忠直,朝野尽知,辅臣摄政三载,不但无过,而且有功。少有不服者,在所难免,不必放在心上。”苏克萨哈跪到索尼一侧,详细察告昨天辅臣值房内发生的事。太皇太后神态从容,眼睛里却不免透露出怠倦和厌烦口苏克萨哈票罢,她已双目微阖,仿佛睡着了。 【邦】

拍晏颂【拍爵】

还是个孩子,略出点花样就发悟。众人也笑了:趾高气扬的小皇上还是叫太皇太后给考住了。 【拍爵】

【拍爵】

毫不掩饰的痛快.令岳乐心头一动:“皇上不熹欢他丫”玄烨就势蹭到伯父身边,凑上去咬耳朵:' ‘我最恨他啦!笑面孤狸,一肚子的坏水:… … 他不让我淘气,我偏淘!他越想管我,我越不让他管!' 【邦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