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欣珠

苏克萨哈眨巴着眼,看看两位同僚,不无疑虑地说:“拿这些归拢了细想去,老太后的心意咱们未必都揣摩透了,不然,这算什么意思?遏大臣,你说呢?' 【拍欣】

遏必隆点点头:“也是,真该查清楚,有前科一起算账:' 苏克萨哈忽然笑着对遏必隆挤挤眼:“遏大巨,我送一个稚号给你-一‘遏也是’如何?”说罢哈哈地笑起来。遏必隆毫无温色.随和地一起笑了。 【珠】

拍昌厚【拍欣】

“哎呀万岁爷,您这是十什么?不能脱呀!' 【拍欣】

把运动衣叫做波恤,是粤语方言区独有的叫法。后来流行到全国的是t恤。t恤就是短衫,老上海话称作“贴血”,现在也都叫t恤了。实际上外语一旦用方言来翻译,那译名便会五花八门。比如toffee(奶油糖),广州话叫“拖肥”,上海话却叫“太妃”(太妃搪);butter,广州话用意译,称为“牛油”,上海话却用音译,称作“白脱”。看来,外语登陆的地方不一样,译成的中文也不同,因此,我们还要来讨论一下外语与方言。【拍欣】

“求万岁爷添衣! ' 【珠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