购宜龙

儒生突然拿出生死成败在此一举的勇气,尖声大叫,盖过了震耳的锣鸣: 【购宜】

”骂我们祖宗的书不烧,骂我们祖宗的人不杀,我们还有脸活在世上丫” 【龙】

拍庆化【购宜】

冰月烧得满脸赤红.嘴角起泡,小脑袋聋拉向枕头一侧,无知无觉的样子更叫人心疼口 【购宜】

上海和广州是中国近代以来对外开放的两个最大窗口和门户。这两个城市,又分别是吴语和粤语的重镇。结果一些外语在上海和广州登陆后,就被翻译成吴语和粤语了。比如沙发(sofa),用普通话翻译应该是“梭发”,但上海人把“沙”读作“梭”,也就成了“沙发”。还有“快巴”(eider,一种纺织品),也只有用粤语读才对头。北京人照搬了过去,又自作聪明地把“巴”写成“扒”,结果就弄出“快扒女裤”之类的笑话来。【购宜】

“嗯… … 你去吧。” 【龙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