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虹洋

鳌拜性情直爽,最令人称道。辅巨议事,总是有什么说什么,而且敢说政做。他也颇以这一点自诩,不时拉出谦恭少言的遏必隆作反衬。 【拍虹】

东方云层间,太阳半隐半现,惨白的光芒没有一丝暖气。慈宁宫南花园前几天初初吐芽的小草叶苞,都瑟缩着,仿佛被寒冷逼得又收敛了起来。 【洋】

拍展瑜【拍虹】

太皇太后问:“怎么样?' 【拍虹】

这可真是眼睛一眨,老母鸡变鸭。【拍虹】

“这主事的真笨!哪儿用得着费这么大周折!' 【洋】